狼雄 第二章

童话 故事 小说


         “等我到那家之后,嘿,简直就跟回自己家似的那叫一个长驱直入呀!不过情况虽是这样可咱仍不能掉以轻心,该斯文的时候咱最好还是斯文着点儿。尽管那管家玩忽职守早就偷偷跑出去私混了,可毕竟主子还在呀,更何况那主儿怪模怪样的,吼起来威势震天如雷贯耳……甚是吓人,得小心些……呵呵,要说也奇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人家别人睡觉打鼾,他家主子睡觉却怪吼,跟个野兽样,呵呵……”老尖儿嘻笑道。
          “咳,说真的,起初还真叫他把我给吓着了。就在我刚进门的时侯,猛然间,劈空就是一个炸雷呀!我滴那个主啊,我差点没尿了!还以为是只獒犬什么的。哈哈,他奶奶的!”老尖儿嘻嘻哈哈的一边骂着一边接着又说,“还好你家爷爷我定力非凡,当即立马横刀稳住心神,拢目光仔细端瞧,个老子的,原来是睡觉打呼儿!……哎呀!我悬在喉咙里的心呢,咚的一下就沉了底啦!个老子的,叫你吓老子一跳,抬腿便在他家门上赏了他一泡臊尿。哼!然后就借着夜色,饱饱地在他家游览了一番。嗬!没想到这龟儿子的家里还挺阔气。只见在院子的最里边是一所大房子,至于分几间没怎么看明白,只是觉得那样子看起来非常宽大十分豪华,比起咱们的住所来那真是天壤之别!我当时是真想进去好好见识见识,如果方便的话再顺手划拉它几件上眼的物什。但是转念一想,像这么好的所在,说不定里面藏有什么防盗的机关,我孤身一个还是不要去涉险为妙,倘若不幸中了什么鬼招子那就惨了,连个帮手都没有,嗯,算了。考虑到这里面风险太大便当即作罢。再四下看看,就见在这所大房两边又各有一处厢房分列左右隔院相望。看那体势虽不及正房气派,但也比咱们住的场面多了。我当时忽听得右首厢房里面有叽叽喳喳的耳语声,于是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听了一阵儿,怎耐口音不熟全然不知所云,只是闻那声音即尖且细,可以判得里面住的定是一群女眷。待我翻回身再去查那左厢房时,还未走近房门便有缕缕腥臊的奶臭扑面袭来,嗯……不用说里面肯定是养着几个奶婆。
             唉!可惜呀,可惜……只可惜临行之时头儿有交代不许咱偷鸡摸狗,咱只好望梅忍渴,垂涎兴叹一番,打道回府啦。否则……嗯,可惜,真可惜……呃──啊──”说到这儿老尖儿慢悠悠地打了个呵欠便不在言语了。
        “哼,的确可惜,的确可惜呀!倘若换作是我在场肯定要先好好享受一番再说!嗯,那后来呢……快说呀……再后来你是不是又偷偷地干了点儿什么呵,故意瞒着我们不说?嗯……哎呀,最烦你这样了,一到关键时刻就装样子,真是闹心,快说……”那个尖锐的声音在一旁十分不悦地催促道。
           可是那老尖儿有意较劲似的就是不搭话……
           又过了一会儿,那领头的缓缓地问道,“嗯,那么,情况就这些么?”
           “怎么,这些还不够么?”听领头的这么一问,那老尖儿不得不有些不悦地答道,“你们个个装得跟大爷似的,没事儿躺在草丛里聊天扯地地浑玩,我独自一个辛辛苦苦得冒着生命危险去给大伙探路,能喘着气回来向你汇报情况就不错了,也不给点儿奖励,还想嫌三道四,真是岂有此理”!
           “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那领头的赶紧接过话茬儿来解释,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却又听那老尖儿在一旁忽然来了精神一般得意地说道。
          “哈,不过呢,在回来的路上,我就想到了一个可行的计划。嗯,我只是说可行哈,没说必行,而且仅是一个初步计划,具体如何实施还是得头儿来定夺。”
         “好,什么计划,快说来大伙听听。”领头的听他这么一讲,自然十分欢喜,便随即顺着他的话音儿应承着。
          “嗯,计划是这样的。咱们先到那村外打个埋伏,去伏击那个花管家。大伙可别小看了这位多情的痴心汉。那家伙身高力大,动作敏捷而且速度奇快,真交起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我要告诫你们一定得小心谨慎。扪心自忖我反正不是他的对手,也别说我盲目自卑,不是我打击你们,依我看你们也未必能有一个没敌得过他。可不过呢,强弱差距虽如此悬殊但咱们仍有胜券,诸位也无须过忧。常言道──强中有弱,弱中有强,虽说咱们无论哪个都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呢,只要咱们齐心协力合起伙来,情节便会马上戏剧性逆转,他会立刻沦为弱势,绝对不是咱的对手!所以,咱们先合力摆平他,扫除第一步障碍。然后再一起杀到他家──进门后咱们就兵分俩路,一路抄左翼,一路抄右翼。一路去袭他奶婆,一路去取他的女眷。注意切勿贪心,务必速战速决,否则身家难脱小命不保。因为咱一有动静,东西两房必然大乱,待声音乍起,四邻八家定然会闻讯赶来援手,那正房的主子也定会抄了家伙出来与咱为难,但凡这样人物,手上必然都有致命武器。所以,咱尽可能的不与其照面,最好赶紧溜之大吉……逃之夭夭……等到群蛇出洞,咱们便因势利导把他们引至……”
         说到此处老尖儿突然把声音压的是越来越低,几不可闻。
          沸腾的草丛又再一次平静下来,四周亦显得格外沉寂,仿佛一切山石草木都在凝神关注仔细倾听。旷野里天上星光点点,地上苍茫一片。在夜色的浸染中,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一切都是那么的朦胧,声也朦胧色也朦胧……
         且说这几个家伙只顾在草丛里秘谋却丝毫没有觉察到有一位老者正在严密地监视着他们。就见那老者周身上下一团乌黑,纹丝不动地偎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棵矮树下,屏息静气地听着看着。他的身形与那矮树的树荫儿几乎融在一起,看上去就像那矮树的一段阴影,难分难辨,暮色里他的行踪及那一切一切反常的现象都给这原本寻常的夜晚平添了几分神秘,又加着几分诡异。然而,常言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有更加离奇的是,无论是那树荫儿里的老者还是草丛里的一众怪客都没有察觉到,就在离他们更远的地方,另有一位一身青灰的老者就匍匐在空地上,那样子看上去就像一块石头。也在全神贯注地,观望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再说丛草中那几个浑然不知的家伙,只听他们耳语了不大一会儿,那领头的便斩钉截铁地高声道,“好,咱们就照你说的做,事不宜迟马上行动。夜郎特工队……”
          “有……”
          “出发!”
          “嗷——哈!”
         话音甫落。就见杂草乱分,身形齐射,几条黑影从那茂草中纵跃而出。急急地向那庄上奔去……
        可还没等他们跑出多远。忽然就听到身后一声沉嗬,“站住”!那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气势雄浑,把几个家伙惊得俱是心头一紧。吱啦一下,立刻刹住脚步,团团挤靠在一起,懵懂四望……只见在距他们不远处有一棵矮树,就在那矮树的阴影里转出一位老者。那老者,一身青黑,体型材魁伟,虽是年迈,然则精神矍铄。就见他慢吞吞地自那树影处走了过来。将至切近,那一众呆愕在当场的怪客之中忽有一个声音尖锐的家伙怒斥道:“呔,个老东西,难道你今天餐饭过量了撑肥了胆么?竟敢来防碍爷几个执行公务!”说着话迎面即是一掌,挥手向那老者打去……“嘟!放肆。”就见那老者非但并不躲闪,反而一面怒斥着,一面跨步前驱就势迎上反手轻抽……静夜里只闻啪嚓一记脆响,那个声音尖锐的家伙便咿呀一声,应手倒地而绝!另一个黑影见状勃然大怒,嚯的一声闷吼,欲抖身奇袭──那料竟被同伙中一位年长者劈腿一拦,咔地一下踩住了脚掌,起身不得。那黑影动转不能,只好一边苦挣一边面有怨色地斜向那长者,而那长者却全不理会。旦见他故作震惊地向那突如其来的老者毕恭毕敬深施一礼道:“哎呀,原来是相爷,相爷在上小的给你老请安了”,说着话便回首向一众随从作色道“还不快给相爷见礼!”
        说话的这位长者,听那话音好像是刚才被称作头儿的那位,此刻他身旁的那几个家伙正在心中狐疑,不知从哪儿冒出这么一个黑老头来,还叫什么相爷,但见领头的这般恭谨的模样,便料定这老家伙肯定大有来历。于是赶紧随和着各自躬身施礼道,“给爷请安……”
        “哼”!那老者见状怒气稍歇颜色微转,点点头道,“还算有个长眼睛的!”紧接着便向那个年纪稍长者问道,“我问你,你又是哪个,如何识得老夫阿”?
        “嘿,回相爷,”那领头儿的干笑着回答道,“小的名唤作铁头,数年前曾为相爷麾下的一名喽罗,只因才疏学浅所以一直未得出头露脸的机会去亲近您老人家。这都怪小的愚笨。”
        “嗯,是了,倒也有几分印象。”那老者颜色又缓和了些。
        那领头儿的觑得老者神情渐趋和蔼忙趁机又施一礼道:“禀相爷,方才十是天黑,所以一时未能识得清楚,还望相爷恕小的眼拙。小的们也并不知相爷在此清修,搅扰了相爷,还望你老宽怀大量恕小的们不意冒犯之罪。小的这就带领儿郎们即刻远去,绝不敢再烦扰片刻。”说着话便挥手示意属下准备开溜。 
        “哼!”那老者听了这番恭维之言怒气渐息沉哼一声,抬手轻轻一摆道:“那且不忙,适方才,老夫听一个小朋友对老朽甚是景仰,欲效仿老朽来此寓居的是哪个?”
        听那黑老头这么一说,那几个满腹狐疑的家伙,才恍然醒悟。原来站在面前的这个黑老头就是他们国内传说中的那位大名鼎鼎的老沃夫,传奇的坎尼斯王国前首相。也不知这老头窥探了他们多久,竟然偷听到这许多……转念及此,一时尽皆骇然,不由的又是暌暌相顾,默不作声,神色间亦不自主地多了几分拘谨了。
        倒是那个铁头,神色镇定,抬手指向一个一身青黑的后生道,“是他,他名叫墨斗,素喜诗书小有文才”。
        “喔──这个老朽到是欢喜的很呢,近来老夫独对山野,心下好不寂寞,常盼着能有几个可以在一起闲谈解闷的聊友,真希望你能快些搬到此处,咱们朝夕吟诗做对,耍耍文墨,对酒豪歌,再骈它百篇大赋,以快吾意!”老者和颜悦色对那个被称为墨斗的后生说道。
        只闻那后生婉言道,“多谢相爷抬爱,小子不过曲曲蠹虫一介,不敢舞斧班门,更不敢高攀显贵,还望见谅。”
        那老者凄然道,“诶!言之谬矣!老朽羁旅逃亡,落难他乡何言显贵呀?再者老夫戎马半生,也不过武夫一介,那文墨之道止于粗通又何敢居圣呀”?
        老者言罢,那后生默默然垂首侍立,不敢作答。忽然在众怪客的身后一个嘻皮笑脸的声音言道,“大姑娘见了花轿佯哭丧,是他小子不识抬举,相爷休再理他”。
        “喔?听这声音莫非是那个唤作老尖儿的小朋友”?黑老头向那插话者转首望去不紧不慢地问道。
        众怪客知他早以窥探多时,此刻听他这般发问便也见怪不怪了。只见那老尖儿嘻笑着从最荒僻处转到老沃夫面前稍远的地方深施一礼道,“呵呵,相爷真是好耳力,不才正是小的。不过,小的在你面前可不敢称老,除去这个老字你随意招呼便是了,不知您老点小的有何分咐,小的洗耳恭领。”
        “嗯!你小子倒是机灵的紧呢!”老沃夫和颜悦色地夸赞道,“似你这般禀赋,可堪我故国青年一辈的才俊呵,倘若老夫神器在握必然重重的提拔你,好好的栽培你,树为楷模。……唉!只可惜老夫落魄异乡,飘萍无住,空有强国之心,终究晨叶一露”!说到这里,话语间不觉黯然怅惘。
        “多谢相爷垂嘉,能得您老人家圈点,小的心意已足,莫敢望它。”老尖儿躬揖对道。
        “嗯,罢了罢了。你往后多行正义,便不负我所重望了”。老沃夫意味深长又似有所忌地摆手道。
        “是,是,相爷的教诲,小的定铭记在心。”老尖儿连忙正色答道。
        那铁头见状赶忙又指向呆立在身旁的一个瘦高的后生介绍道,“这是小子的侄儿,名叫山锤。”
        “嗯。”老沃夫目光一抡,约略打量了一眼,未置言辞,便回手指向昏厥在地的那个问道,“这个有眼无珠的呢,他叫什么?”
        “回相爷,他叫强仔。品行原也无它,只是年少气盛,偶作癫痫难以自控罢了。祈望相爷开恩,饶他一次”
        老者沉吟片刻道,“哼!好吧,瞧在你的分上,饶他一次,但似你们这般作为,依天理当杀了尔等以儆效尤。然怎耐我对子民素有宽仁之心,今日就老夫就贯从旧守顺持我道,暂且饶恕你几个。”
        “多谢相爷仁慈”,一众怪客得了大赦自是暗里欢天喜地,各自行罢了仪礼旋踵欲走……
        “站住”!那老者似乎又改了主意,突然出言将一众怪客又拦了下来。
       那几个家伙迫不得已,只好转回身来,呆立待命。
      只见老者又向那铁头问道:“我来问你,尔等今晚这般耍耍闹闹的所为何事呀”?
         “嗯……”,那领头的长者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是这样的……前两天星目大王陛下在宫中呆得无聊,突然想找点儿乐趣,于是呢,就差小的带领几名小校翻过界来置办些解闷之物,于是呢,小的们就百般无奈地壮着胆子星夜赶过来给大王他搜罗。可万没想到行至这半路途中竟得遇相爷你,实是幸甚。但是欢欣之余又不小心冲撞了相爷惊了你大驾,也确是该打。不过呢,素闻相爷一向爱民如子,待之宽厚有加,所以小的今天就斗胆乞求相爷饶恕小的们,给小的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小的们定然感念相爷的大恩大德没齿不忘”!说着话连忙又招手示意属下一起伏地叩拜讨饶。
        老沃夫闻言余怒尽消道:“嗯,看你生的倒也机灵,也罢,今晚就饶你们一次,往后更要好自为之,起来吧”,说罢将手一挥。那一众怪客赶忙告谢起身。“嗯,不过你刚所言确系实情么?”老沃夫捻髯疑思问那为首的长者道。“确是这样,小的不敢有半句虚谎”,那长者恭谨地答道。“哼”!老者听罢愤懑地哼了一声说道:“没想星目小厮真是越来越不成体统了,竟干起这等上不得台面的勾档。你们几个小子且给我听好了,今后不许你们再到那庄上胡闹,如若哪个胆敢违言,倘若令我得知定斩不饶!你们几个现在就回去跟你家大王说,今日老夫在这里教育了你们几个小的,改日就要登门去教训他那个捉根棍子就想称老的,要他多加收敛,休要再胡作非为,莫要再败坏我家国,愚弄我子民,否则我必杀无敕!都听清楚了吗”?“是,是,相爷教诲的极是,小的们都听清楚了。”那为首的长者连连点头称是,答对间是百般尊崇,万分恭谨。那几个跟班的都躲在他身后,个个是缩头不语,睽睽相顾,一时难解原委。
        “嗯,好吧,都去吧”,老者言罢微微侧首一摆,示意他们即刻离去。
        “是”,为首的应了一声,几个家伙七手八脚地抬了地上躺着的那位,转身飞逃而去……



相关推荐

  • 教你免费搭建私有云 "第一章 序章" + "第二章 什么是私有云"   本篇博客内容:第一章序章1.1为什么要写这本书?1.2谁不需要这本书?1.3我们只谈“自建型私有云”;第二章什么是私有云内容:2.1关于私有云的定义;2.2电厂模式还是超市模式?这是个问题;2.3公有云计算资源?先把放一边吧  一个人要
  • 观所缘缘论义贯 第二章 释论文 第二节 破诸转计 观所缘缘论义贯第二章释论文第二节破诸转计第二节破诸转计1叙述外论转计极微有和集相,能为所缘缘论:有执色等各有多相,于中一分是现量境,故诸极微相资,各有一和集相;此相实有,各能发生似己相识,故与五识作所缘缘。诠论:所谓转计,即论辩两造之一方,
  • 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重点:第二章  网络体系结构及协议(六) 以下是希赛软考学院整理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第二章>>>>>>点击返回第二章目录  六、可靠的数据流传输TCP  1、TCP/IP的可靠传输服务五个特征:面向数据流、虚电路连接、有缓冲的传输、无结构
  • 盗墓类小说—司南  第二章  殷姓家族墓地 第二章殷姓家族墓地第二天上午9点多,钱的事解决了,精神放松,睡的也是时间有点长了,我睡的朦朦胧胧的听见电话铃声,一看来电显示,是杨单来的电话让我中午去他那吃饭,我答应了之后挂电话起身准备去刷牙洗脸,收拾完了之后,看了下这破屋子,叹了口气,等
  • 游泳理论教程  (第二章 第一节1) 第二章游泳运动基本技术与练习方法章前导言游泳是一项技术与体能想结合的运动项目,与陆上运动项目相比,游泳技术有其自身的特点和规律,学习科学、合理的游泳技术,可以提高学习效果,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学习目标了解游泳运动的术语,掌握各种游泳姿势和出
  • 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重点:第二章  网络体系结构及协议(五) 以下是希赛软考学院整理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第二章>>>>>>点击返回第二章目录  五、用户数据报协议UDP  1、UDP协议功能  为了在给定的主机上能识别多个目的地址,同时允许多个应用程序在同一
  • 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重点:第二章  网络体系结构及协议(四) 以下是希赛软考学院整理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第二章>>>>>>点击返回第二章目录  四、IP协议  1、Internet体系结构  一个TCP/IP互联网提供了三组服务。最底层提供无连接的传送服务为
  • 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重点:第二章  网络体系结构及协议(三) 以下是希赛软考学院整理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第二章>>>>>>点击返回第二章目录  三、TCP/IP的分层  1、TCP/IP的分层模型  Internet采用了TCP/IP协议,如同OSI参考模型
  • 第二章   中考材料作文专题(二) 第二章中考材料作文专题(二)第一节关于材料作文如何审题一、关于材料作文:材料作文常常由材料和作文要求两部分构成。常用的材料有寓言、事例、史料、现象、言论、文段节选以及图标等,其中多以具有人生启发意义的寓言和漫画为主。材料作文的写作过程,一般
  • 求已:第二部第二章 到处都是祖传秘方 第二部第二章到处都是祖传秘方有的朋友劝我说:"你怎么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呀!不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吗?"我说:"本来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无处没有宝贝,到处是祖传秘方,我有什么怕丢失的呢?我只怕指给您,您还看不到呢。"如果别人有个一招半式,守如宝贝
  • 卷五  水鬼  第二章  水塘裡的黑影 第二章水塘裡的黑影陳鴻宇的家族以養殖漁業為生,養了好幾池塘的魚,有一陣子鬧小偷鬧得很兇,所有的壯丁只好輪流去看守池塘,陳鴻宇也包括在內。那年,他十三歲,第一次守夜就碰到終身難忘的怪事。當時,月明星稀,月光亮晃晃的,將魚塘四周映照得十分清晰,
  • 第一篇:生存  第二章 傅强 第二章傅强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乘飞机是多么不舒服。最难受的是那双鞋,一点儿气也不透,而且随着坐的时间越长,脚肿了,觉得鞋子越来越紧,我一次又一次地松了鞋带,真想把鞋脱掉。我在随身带的日记本的第一页上写道:生活第一经验:乘飞机,带双拖鞋。写完了

你的评论

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最新博客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移动版

©2017传客网    琼ICP备15003173号-2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属于原作者。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是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发邮件联系站长(weishubao@126.com),我们收到后立即删除。
站内所有资源仅供学习与参考,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否则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您自己承担!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