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雄 第一章

夜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神奇,如此的深邃,又如此的真淳。在她的怀抱里不知道有多少美妙的故事在发生着,延续着,变幻着……
         瞧在那湛蓝星空下慵懒的猎神之地──维纳替克,正依偎在伟岸的坎尼斯山麓甜蜜的酣睡着。悠悠的夜风轻柔地抚弄着她的头发摩挲着她的脸颊无比的爱怜无比的关怀。有时偶尔会有几只小虫凑在一起为她合唱一曲催眠的歌谣断断续续逶迤绵绵……有时只有草隙或是树梢在沙沙的呓语那声音杳杳渺渺似有若无……
        沉睡中的她或许并未觉察到就在她身旁的一片茂盛的草丛中有一出戏就要开场了更不会知道这将是一场喜剧还是一场悲剧亦或是一场闹剧。又或许她早就感知到了这里的一切只不过也把它看作是一场梦一场睡梦之外的梦幻而已。然而无论是谁只要稍微站的高远些,而后再回眸鸟瞰世间──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一样不是一场梦幻呢?只不过有的更真实一些,有的更缥缈一些,有的充实一些,有的乏味一些。但无论有多么真切无论有多么现实,所有所有的这一切都仍然止是一场梦幻就像雨雾云烟匆匆然忽如其来又娓娓焉姗姗而去……
        听吧草丛中已经开始有动静了,仔细听吧,仔细听──
        “啊,维纳替克的夜色真美呀,多么静谧,多么安详!瞧那天上的星星多好看呢,它们居然有那么多数都数不过来,太不可思议了,真美真想就此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天天晚上躺在草地上数星星;嗯当然要是再讨个老婆养几个娃一块儿数;哈乐享天伦之趣那就更加的好啦!唉,我是真的真的不愿意再回到坎尼斯去了。那里太无聊了,尤其是晚上到处都是乌漆抹黑的别说看星星了有时候连月亮都跟我们摆臭架子即便是千呼万唤也不肯赏脸总是要面对漫长的黑夜太烦闷了;还有那些野兽整夜价莫名其妙的怪叫总让我觉得生活在那里有一种恐惧感,太危险了,真说不定哪天睡着睡着觉小性命无端端的就没了。”一个很文雅的声音在草从里喃喃的赞叹着沉吟着感慨着,外加罗哩罗嗦地抱怨着……
        “嘿,混蛋!你发什么神经呢听你这话简直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纯种的,竟然想呆在这个鬼地方?这里可是敌人的地盘说不定哪天一声冷枪你就只剩下张连虫子都不愿蛀的臭皮了,还要在这儿养几个老婆讨个娃?哈,美的你,发你岳母的春秋大梦吧!”一个尖锐的声音笑骂道。
         只听那个文雅的声音急忙辩解道“我不过是随便幻想幻想疗解一下心中的烦闷你认什么真呢!再说了我就是真的去付诸行动那也未尝不可,看人家老沃夫孤身一个老头子还带着一个小不点儿,不也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么?更何况我现在正值盛年身强力壮还是大有可为的呀”
        “吆嗬,说你蠢还不认,反倒跟我较起劲儿来了!还提老沃夫来驳我。要知道那老头子是何等的英雄了得,论起他的本领我们几个合在一起也远不是他的对手。可话又说回来了,倘若哪天你要是真的遇到他,不妨亲口问问他,在这里生活的如何,过的可顺心如意否”那个尖锐的声音说到这故意把话音拉的十分滑稽。
        “哼”,那个声音文雅的轻轻哼了一下便不再理会。
        草丛又恢复了平静。唏唏嗦嗦地只有草叶在轻轻晃动,那是夜风蹑手蹑脚地从旁边路过。
        过了很久一个老练而又沉稳的声音轻咳了一下说到“咳嗯──时间差不多了大伙这会儿都应该休息好了,那么好吧,我们现在就来谈谈今晚的行动计划吧”
         “我去我去让我去吧,头!”一个既尖且细的声音此刻在其一旁十分激动地抢着请求道。
         “嘘──小声点儿好好望你的风儿别废话一点规矩都没有!”那个老练而又沉稳的声音压低了嗓门儿警觉地呵斥道。听起来这个说话声音老练而又沉稳的就是这一伙里的头了。
        “嗡”这个抢着说话的,很不满意的咕哝了一声。
        “呵呵”一个嬉皮笑脸的声音戏谑道“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去偷鸡摸狗还要讲什么规矩。嬉嬉笑煞、笑煞”
        “呔住口!”那个被称作头的显然非常生气低声厉呵道“什么叫偷鸡摸狗?我们是来执行上头委派的任务,军人应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懂不懂?上级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即使是偷盗或者打劫那也得称之为神圣的使命,因为那是为了国家利益为了集体利益为了人民利益。假如在这期间我们不慎丢了性命,那也是为国捐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有无上的荣耀应无比的自豪。别忘了咱们可是堂堂的坎尼斯皇家陆战兵团里赫赫有名的夜猫突击队,现为临时秘密行动特遣小组,换句话说咱们可是精英中精英,政治素质应该相当过硬才是,怎么能随随便便藐视王法呢?真是无组织无纪律,有失国体,有辱军人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尊严!以后不许再这样,如果哪个胆敢再违背,一定军法处置绝不轻饶都听到了吗?”
        “是,头。”听罢这个当领导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训斥之后,几个低低的声音一起懦诺然应承道。但其间仍然有一个细微的声音在嗤嗤地偷笑。
        “笑!说你呢,老尖儿。我听到你偷笑了,就你没皮没脸,现在罚你打头阵,你先独自秘密地潜入到前面村子里去侦察一遍,尽可能的把情况搞得详细些清楚些但不许滋扰一个村民以免打草惊蛇。注意更不许偷鸡摸狗。听清楚了吗”那个领头的一边训斥着一边命令道。
         “是听清楚了长官”那个嬉皮笑脸被叫作老尖儿的一面十分严肃十分认真的领命一面又小声的嘀咕道“早也是下手晚也是下手反正都是偷鸡摸狗,放心吧我是不会急在这一时,抢了你的头功的”。说着话便从草隙中探出脑袋机警地四处打量一翻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向着前面的村落行去,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就这时刚才那个兴冲冲的闹着要抢活的声音又在一旁急慌慌的嚷道“让我跟他一块儿去吧头我可以帮他把风放哨我还可以……”
        “闭嘴好好望你的风。”那个急切切的声音还没有把心意完全表达出来就又一次被那个当头的厉声嗬断。只听那个当头的说“如果派你和他一同去,那纯粹是给他添乱。瞧你这副急性子又管不好自己到时候不坏事才怪呢!你呀你只适合放放哨而且只适合跟我们这一伙放哨。总得有个看着你的给你个约束。而他和你就不同了别看他整天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样儿,可执行起任务却从来没有半点马虎过而且小脑瓜子又机灵,强过你百倍,这活儿派他去最合适不过了”。
         “没错,头您真圣明”,起先那两个缠辩的声音此时一同讨好地符合着。
         见此情景那个急咻咻地嚷着要抢活的自知势弱倘要再争辩下去肯定是自讨没趣于是便悻悻的不再作声了。
         夜又恢复了宁静,静的只剩下夜风轻柔的脚步声──沙沙沙……
         过了良久那一丛茂草内始终没有再发出半点声息。刚才那几个声音似乎已沉沉睡去又仿佛早已悄悄离开。
         当迫切的心情遭遇危急的关头光阴总显得是那么的短暂,但当单调的生活邂逅无聊的境况时间又会变得是那么的漫长。
         ……
         “嘿快看呢,”那个兴冲冲的声音突然又叫嚷起来。“在那,是他,老尖儿,老尖儿回来了……”
         “嘘──小点声别瞎嚷嚷,先看清楚了再说。”那个领头的十分小心地说道。
         “没错,是他我不用仔细看就知道是他。瞧他走路的那副德行一扭一捏的跟跳桑巴舞似的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只见远处果然有一个小黑点朝着他们这边晃悠悠地移动过来。眼看着他是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果然正是那个被派去侦察情况的老尖儿。但见他约莫走了有好大会儿的功夫才晃悠到大伙藏身的地方。然而走至切近他却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就径直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了而且还愈走愈远……
         “头刚才他明明看到咱们了居然还耍作派不理咱,真是可气,你该好好教训教训他”,那个放哨的似乎从未遭到过如此冷遇,他见那老尖儿竟然这般作态,显然是很有些气不过,便忍不住哭丧着向那领头的怒诉道。
         “嗬──这龟儿子作了一次单兵侦察就了不起了,还把眼睛夹到屁股里居然瞧都不瞧咱们一下,神气起来了哈!”那个尖锐的声音这回也在一旁跟着愤愤地笑骂起那个老尖儿来。
         “厺别胡说八道。”那个领头的嗔斥到,“你们全是狗屁不懂,他这可是聪明之举你们往后应该多注意虚心向人家学着点儿别没事整天在一边穷啰嗦,他这叫……”
        那领头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个业已远去的老尖儿突然转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回来一头扎入他们的藏身的草丛之中。
        只听“嘭”的一声。紧接着那个文雅的声音叫嚷起来“哎哟我的肚子被你撞破了……哎哟……快滚开我可不作你的枕头”。听那状况显然是刚回来的老尖儿一头撞到那个声音文雅的肚皮上并把他撞翻在地,而且顺势就躺在了对方身上赖着不起来。
         “诶──別嚷别嚷……嗯……啊……让我歇会儿”那个老尖儿却连吁带喘着说“我太累了动不了了……哎呦你别推我呀别推……啊让我喘口气待会儿给你讲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呵呵。”一边说着一边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什么狗屁爱情故事!说正经的你侦察的情况如何?”那个领头的插话问道。
        “啊──好吧,情况是这样的──呵呵”,老尖儿长吁了一口气又忍不住傻笑了两声才继续强撑着说道“前面这个村子大致呈圆盘状座落,就像他的名字叫葵花村一样从整体上看就跟一朵葵花相似。 村子中央是块开阔地带类似于一个小广场大概是用来搞什么聚会呀或庆典什么的。嗯整个村庄的格局就是以这个小广场为圆心由里向外一圈套一圈一环又一环,当然它们并不是十分规则,七出八进的总共有六层之多。在这些圈圈环环里盘踞着约莫有百十来家住户。呃──我勘察了很久也没发现有教堂之类的建筑可见这里的居民几乎没有什么信仰更不用提做礼拜什么的了……”
         “哦上帝呀真令人难以置信他们简直就是一群野蛮人。这一群无主的羔羊没有神的指引真叫人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哦愿神宽恕这些可怜的羔羊吧诶门……”那领头的听到这儿在一旁感叹道。
         “诶门……”一旁有两个声音也随之轻轻附和着。
         “哼那到也没什么”,老尖儿冷哼了一声接着说道“他们有没有信仰跟我们有什么鸟干系!当时我关心的是咱们到那儿以后该如何行事,等行动展开后应先从何处切入顺手,然后再如何有条不紊地实行计划,到最后从何处撤退安全。于是我就围着村子里里外外地兜了几圈。我不停走阿看呢可是越走我这胸中是越沉重越看我这心情是越紧张……哎呀不好……”
          “喔怎么了”大伙听那老尖儿的语气突变俱是一惊齐声问道。
          “嗯……不好……太不好了”,老尖儿缓和了一下语气仍就继续不紧不慢地说着“就这么个不起眼儿的,小小的,小小小小的,小村落建造的竟然是如此的神奇,无论內外那简直就是铜墙铁壁呀。村里门户纵横街衢交通,家家户户不论穷富个个都有专伺巡更值夜的管家,而且互通音讯相报平安真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呢!假如咱们都偷偷溜进去干活若有一个不小心的被察觉了,那就马上就会有腹背受敌全军覆没之虞!想要突围那是绝迹办不到的。但如果明火执仗地从外面动起手来──哼,不是我灭自己的威风,就凭咱们这几个那也是绝迹攻不进去的。嗯……不妙……大大地不妙…… ”
         “诶我们又不是来攻城略地的,只是小打小闹一番见好就闪,所以你也不用忧心过甚。”领头的此时在一旁劝慰道。
         “啊──是啊我也是为大伙的周全着想”,老尖儿长吁一口气接着说到“那时我就寻思着人言‘急雨不解久旱,百密总得一疏’切莫心浮气躁须耐下心来好好再察看察看。于是我就又转呢看呢。咦,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然被我寻到一处破绽。就在那村子的最外围有一户呈孤雁出群之势 看起来大有可图之利。我当即心中大悦便发足狂奔想过去看个究竟,孰料斜刺里一条黑影突然从那家院里闪出,气势汹汹地就朝着我迎面跑来。看那样子既高大又强壮绝不是我轻易就能摆平的。我害怕极了,但是不管那家伙是不是冲我来的,大吃一吓的我还是决定先乖乖的赶紧找个角落躲起来再做计较。谁成想我刚刚滚入道旁的杂草中那家伙就嗖的一下从我身边掠过瞅都没瞅我一眼速度太快了。啊,仓惶之中我忽然意识到原来这家伙好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根本没有察觉到我是我自作多情空虚惊一场。于是我好奇心起也没多想便仗着胆子悄悄地跟在他后面。呵呵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路盯梢还颇有收获,不但眼界大开还窥得一段隐私哈哈……”,说到这儿他故弄起玄虚来“接下来我要讲的内容实属限制级别的少儿不宜有未成年的请马上自动退场。嘿!说你呢,自觉点儿,把耳朵堵上好好放哨!”
         “厺我招你啦……别捅我,小爷早就二九朝上数啦……”那个放哨的显然是给老尖儿戳了一下不满的回敬道。
         “少啰嗦别跟我们卖关子快讲快讲否则我们大伙一块儿收拾你”,那个声音尖锐的听的最起劲儿忍不住一旁恐吓道。
         “嗯,好好,别急,听我给你们讲……”老尖儿又慢吞吞地继续开口道“原来呀,这个从我身边掠过的家伙叫花幺汉,这花幺汉呢正是我打算去探访的那一座孤雁出群户的管家。他之所以如此行色匆匆,那是因为有个约会要他急于去赴──就在村子的另一端有个叫黑寡妇的正在翘首倚盼着等他午夜相会呢。我小心翼翼地尾随着他跑了很久才抵达那个黑寡妇家。起先我还想这家伙真傻干嘛非得在村外绕这老远的路,直接从村中穿过去不就得了,那样又近又快又省事,难道是为了表现内心的忠诚吗?嗯,后来我才搞清楚全然不是这一码!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开村里巡夜的众多耳目。他与那黑寡妇个个都是脸皮儿薄、死要面子怕被看到了在背后说闲话。哼这里的家伙们全都有病,虚伪做作!你就大模大样的又有什么了?不就是阿猫阿狗的那点儿破事儿么他们有谁没干过……”
         “那接下来呢,接下来怎样了?”哨兵急切地问道。
         “接下来呀?接下来……由于天黑距离太远我没看清楚”!
          “哎呀,怎么会?”那哨兵既有些遗憾,又有些不相信地在旁边叹道。
        只听那老尖儿继续接道“……当也没搞清楚他和那黑寡妇弄了一个什么接头暗号,那婆娘便把他放进去了。我只好找了个稍近的角落躲在那里偷听。断断续续地只听到那黑寡妇先是埋怨他是个负心汉黑心贼竟然好几天都不来看她害她独自一个苦苦地相思。后又迫他起誓要他以后每个夜晚无论有多忙都要来看她一眼。唉说实在的这婆娘也真是麻烦我打心里替那个花幺汉叫苦,做条好汉真难。可那花幺汉到也厚道先是依那婆娘的要求老老实实地起誓发愿然后又十分耐心地给那婆娘一一解释说他前两天跟他的主子出村办事去了今天刚回来如何如何……”


        说到这儿老尖儿似乎在努力回忆当时的情节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从他们的交谈中我还获悉 那花幺汉的主子有个外号叫鬼难缠又名三寸丁据说生的是饼面虬髯身躯矮胖。当然这都是我偷听到的至于究竟长的什么样儿我就不知道了。”话语至此那老尖儿便嘎然而止不再言声了。
          “……”
         沉默了一会儿几个声音似乎回过神儿来异口同声催问道 “那再后来呢”
         “没有再后来了,再后来我就离开了。”老尖儿答道。
         “噫──没劲……”众声音一阵唏嘘显是大为失望很不过瘾。
         “诶我是干正事儿去了哪有闲工夫看他们在一块儿穷摇啊”,老尖儿接道。
         “其实吧我比你们还想看个热闹。可是后来迫于重任在肩又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应当事不宜迟,所以便趁着他们亲热之际我赶紧又跑了回去潜入那家院中仔细察看了一番。”

相关推荐

  • 第一章 第四节 顿悟,打开了一扇门《我在股票市场的这些年》【连载】 本书是《我在股票市场的这些年》,内容已经陆续在微信公众号(nanhome)及新浪微博(ID:喜欢理财的阿布哥哥)更新。此书包括我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第一章为投资哲学属于理念的范畴,从第二章起讲的是方法,都是我炒股赚钱的干货。欢迎关注。第一
  • 英语词类手册 介词分册 第一章 第二节 杂说英语介词㈠ 编者提醒:欢迎光临阅读,恳请批评斧正;谢绝随意转载,以免讹传误导。Pleasecorrectanyerrorsthatyoufind.见有错处请斧正。英语词类手册介词分册第一章第二节杂说英语介词㈠在此一节中,我们将介绍传统语法
  • 《康寿之道》第一章 安康胜富有 康寿之道试读之二第一章安康胜富有公元234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第五次亲率大军北伐曹魏(以重建太平盛世)的蜀汉丞相诸葛亮因食少事烦、积劳成疾,53周岁病逝于五丈原(今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出师未捷身前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健康是人全面发展和生活
  • 教你免费搭建私有云 "第一章 序章" + "第二章 什么是私有云"   本篇博客内容:第一章序章1.1为什么要写这本书?1.2谁不需要这本书?1.3我们只谈“自建型私有云”;第二章什么是私有云内容:2.1关于私有云的定义;2.2电厂模式还是超市模式?这是个问题;2.3公有云计算资源?先把放一边吧  一个人要
  • Python 精要参考(第二版) 第一章 Python快速入门 1.第一章 Python快速入门本章是Python的快速入门,在这一章并不涉及python的特殊规则和细节,目标是通过示例使你快速了解Python语言的特点。本章简要介绍了变量,表达式,控制流,函数以及输入/输出的基本概念,在这一章不涉及P
  • 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重点:第一章  交换技术 以下是希赛软考学院整理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第一章。2016年网络工程师笔记:第一章交换技术(一)2016年网络工程师笔记:第一章交换技术(二)2016年网络工程师笔记:第一章交换技术(三) 更多软考资讯,点击关注希赛软考学院!
  • 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重点:第一章  交换技术(一) 以下是希赛软考学院整理2016年网络工程师考试笔记第一章>>>>>>点击返回第一章目录  第1章交换技术  主要内容:1、线路交换  2、帧中继交换  3、分组交换  4、信元交换  一、线路交换  1、
  • 《我和美女院长》作者:无相第1节  第一章 洗澡 第1节第一章洗澡第一章洗澡欧阳志远在朦胧中又看到了齐雯的浴室,并听到了里面撩人的流水声。这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如同十几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充满着一种让人心跳的向往。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朦胧的雾气中,一个十分诱人的白皙娇躯,在优
  • 行知坐学 | 藏边行记 -- 第一章 水知道  第二回 大洋眀珠 2016年/贰零壹陆年/丙申年//\\//行知坐学//\\//藏边行记第一章《水知道》第二回“大洋明珠”图文|老徐在内地!“公信力”是个难题,特别是在文化、旅游方面。由于此次行程安排的很急,就看着“途牛网”坐地起价也毫无办法,扯了一些所谓“
  • Effective c++  第一章  [条款1-4] //Effectivec++//July.06.09。第一章从C转向C++对每个人来说,习惯C++需要一些时间,对于已经熟悉C的程序员来说,这个过程尤其令人苦恼。因为C是C++的子集,所有的C的技术都可以继续使用,但很多用起来又不太合适。例
  • [轉載][顏回夫子  降 ]第一章  孝與順 歸真罡宣筆邱原章扶鸞顏回夫子降94年7月9日第一章孝與順「孝」者敬老而尊賢,「順」者隨順親意不假思慮,「孝親」或大有人在,但「順親」未必存誠,俗子有孝敬之心,未必有順從尊親之意,凡夫有順親之行,未必有存孝敬之誠。在末法時期,眾生「父不成父、
  • 第三学时 第一章 网络技术入门 第一章网络技术入门本章的主要知识点包括:1.如何连接网络,PC机连接网络的3个基本要素:Ÿ物理连接:通过物理设备,例如:线缆、调制解调器、NIC即网络接口卡等,实现网络实体的线路链接,进入internet。Ÿ逻辑连接:即

你的评论

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最新博客

关于我们 移动版

©2017传客网    琼ICP备15003173号-2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属于原作者。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是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发邮件联系站长(weishubao@126.com),我们收到后立即删除。
站内所有资源仅供学习与参考,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否则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您自己承担!

X